十大樂事

二〇一七。年度樂壇事件

年度樂壇事件

二〇一七,社會繼續低氣壓,香港樂壇也繼續碎片化。

即使好音樂在網絡世界遍地開花,能跳出網絡進佔大眾視線和耳朵的樂壇大事卻寥寥無幾。若你對本地音樂還有情意結,或許可以從認知以下事件開始。



黃牛肆虐 黑位處處 演唱會一票難求

從前買演唱會門票,只需乖乖到票房排隊,或者上網、打電話,現在卻越來越多演唱會在開賣一小時甚至幾分鐘內售罄。拿座位表研究一下,原來不少演出都一早劃出頗大比例的黑色座位予贊助商;加上有黃牛黨發散人手通宵排隊搶購門票以作炒賣,導致真正想消費、想進場支持歌手的樂迷反而不得其門而入。

十二月,楊千嬅【三二一 GO !】紅館個唱更因歌迷一再鼓躁而三度加場,總場數達十一場,比她事業高峰時的七場紀錄還要多,更是紅館全年場數第二名的演唱會,譚詠麟加許冠傑合體開唱也只贏她一場。

主辦單位預留過量黑位固然不應該,炒買門票的風氣更不應助長。改變由自己做起,從今開始拒絕黃牛票吧!



Road to Ultra電音節樂極生悲 吸毒青年一死三危殆

大型戶外音樂節近年在香港形成風氣,八月 Wow and Flutter ,十一月 自由野 和 Clockenflap 等多場音樂盛宴各有風格,豐富多樣的表演樂團和歌手讓樂迷張開身與心投入享受美妙音樂中。

參與音樂節本是讓人放鬆和享受的活動,不過九月卻發生了樂極生悲事件。國際電子舞曲音樂節 Road to Ultra 第二次降臨香港,在西九文化區苗圃公園舉行,場內盡是隨電音舞動的人。音樂節長達八小時,期間四名互不認識的參加者先後在會場內暈倒或昏迷,送往醫院救治。一名男子於送院後一小時宣告死亡,餘下兩男一女亦情況危殆,需留醫深切治療部。院方表示,留醫三人均有服用毒品及中暑跡象。警方事後在會場範圍發現搖頭丸及藍精靈等多款毒品,重案組其後就毒品來源展開調查。



譚順生盲捧愛女惹是非 九歲Celine闖【全美一叮】準決賽止步

五月,美國NBC電視台的才藝競技賽【全美一叮】(America’s Got Talent)踏入第十二季,全季共廿二集。來自香港的九歲女孩譚芷昀 Celine Tam 參與其中,四次在台上演唱,並在其中一集獲客席評判給予 GoldenBuzzer 黃金按鈕,直接晉級半準決賽,最後在準決賽止步。 Celine Tam 首次登場演唱《 My Heart Will Go On 》的片段成為香港區 YouTube 年度最高點擊率影片,相關片段亦在華語地區成為熱話,評價兩極。

因 Celine Tam 的強勁人氣,其父親譚順生亦成為娛樂新聞的追訪對象,並掀出連串是非。薛家燕指譚順生在旗下兒童演藝學校任職歌唱導師時涉嫌以不實手法撓學生過檔,媒體隨後亦揭發譚順生的學歷疑似造假,畢業年份和參賽履歷均有可疑之處,加上不少網民批評譚順生將女兒當成搖錢樹,負評不斷。



歌手繼續北漂 林憶蓮是歌手 MC Jin化身Hip Hop Man

香港歌手繼續北漂中國電視台。陳奕迅加盟前身為【中國好聲音】的【中國新歌聲】第二季擔任導師,挑選和帶領學員在複雜的賽制中晉級。節目於七月至十月於浙江衛視首播,共播出十五集。十月,陳奕迅與 ViuTV 合作清談節目【吹臣】,於節目中提及擔任【中國新歌聲】導師期間曾發生懷疑節目導演干涉學員選拔的黑幕,掀起爭議。

湖南衛視【我是歌手】因迴避中國廣電總局的「限韓令」而改頭換面成【歌手】,並高調邀得杜麗莎與林憶蓮參賽。節目於一月至四月期間首播,全季共十四集,杜麗莎參與了其中五集的競賽和兩集表演,演唱了《真的愛你》等共三首廣東歌。林憶蓮參與了全部十四集並贏得全季總冠軍,期間演唱了《多得他》等三首廣東歌。側田亦以挑戰歌手身份在節目中途加入,參與了其中三集,演唱廣東歌《命硬》等。張敬軒原本亦參與了第一集的錄影,但因曾於二〇一四年支持雨傘革命而引發中國網民抵制,湖南衛視最終刪除他的宣傳訊息和演出鏡頭。此外,同樣支持雨傘革命的林夕亦遭節目方除名,節目中播出四首由他填詞的表演曲目時均無標示作詞人名字。

網絡影視平台愛奇藝於六至九月期間推出十二集以 Hip Hop 為主題的全新競賽節目【中國有嘻哈】,將說唱風潮由邊緣推上主流,連【中國新歌聲】都有 rapper 晉身決賽。已離開香港樂壇三年的傳奇 rapper 歐陽靖 MC Jin 從美國折返參加【中國有嘻哈】競賽,化身 Hip Hop Man 以蒙面造型登場,憑藉優秀的饒舌表現技驚四座,大受歡迎。導師 MC Hot Dog 更因在節目中批評 MC Jin 運用太多英語而遭網民群起批評。 MC Jin 最終在第八集被導師吳亦凡淘汰,但其後在季終的第十二集以王者姿態返場表演。



你有free style嗎?中學生Rap住選學生會熱爆網絡

Hip Hop Man 再現樂壇,饒舌風潮更吹進香港校園,中學都有嘻哈。九月,屯門保良局董玉娣中學學生會候選內閣 Pixel 以 Rap 的形式製作選舉宣傳片,由候選會長及外務副會長,孿生兄弟趙文浩與趙文浚不但自行作詞,更親身上陣 rap 盡一眾內閣成員。影片上載後獲得超乎預期的反應,兩日內已累積逾四十萬瀏覽人次,並碌得逾三千次轉載。

十月,粉嶺聖芳濟各書院學生會候選內閣 Wi-Fi 亦推出 Hip Hop 風格的宣傳片《 You Need a Wi-Fi 》,由候選會長謝浩文 rap 住介紹政綱以及內閣成員。片段在【名校 Secrets 】 Facebook 專頁曝光後引起熱烈迴響,十五小時內累積近五十萬瀏覽人次。

兩個候選內閣最終已順利當選所屬的學生會。



失蹤歌手瘋狂復出開騷 電視懷舊音樂節目成風潮

二月, TVB 推出懷舊音樂節目【流行經典 50 強】,由電視老拍檔黎小田、薛家燕加上樂壇失蹤歌手曹永濂和湯寶如聯合主持,細數昔日流行曲。節目不但深受家庭觀眾歡迎,相關影片更引發網民爭相傳閱轉貼。 TVB 隨即在原本的七集結束後緊貼推出模式完全一樣的【流行經典 50 年】第一輯,一口氣由四月唱到十月。小休兩個月後,第二輯隨即在十二月底登場,集體回憶長賣長有。

二〇一七年兩個節目合計共有三十集,不單找來活躍幕前但沒再唱歌的溫碧霞黎芷珊重拾咪高峰,更從茫茫人海中挖掘出多個早已轉行的樂壇失蹤人口,讓黃翊劉錫明蔣嘉瑩黎明詩等重新走進鎂光燈下,展現他們的歌唱風采。

挾着電視節目的人氣,主持之一湯寶如在 Star Hall 舉行入行廿五週年演唱會,找來大批嘉賓撐場,製作像電視節目般雜亂無章。第一代卡拉 O K 女王梁雁翎在演出【流行經典 50 年】後假麥花臣場館舉行她在香港的首個個人演唱會,風韻猶存。昔日港女代表李彩華亦無懼觀眾對《你唔愛我啦》毀譽參半的反應,同樣在麥花臣場館舉行個人演唱會,以酒廊風格唱盡各種流行 K 歌。

復出之路不一定從電視開始。吳浩康年初起即在 Facebook 專頁定期開播唱歌,一連做了四十多集【 Deep Nite Show 】,觀眾積少成多,由網絡唱到上電視,最終在十二月於 Star Hall 舉行了兩場售票演唱會。

以製作概念專輯聞名的盧巧音,於十二月回歸樂壇,推出全新單曲,並在麥花臣場館舉行預祝入行二十週年的演唱會。其他久休復出的單位如許冠傑達明一派劉美君側田等也相繼在二〇一七年舉行個唱。



暌違七年 at 17 重組開唱 自爆拆伙因收入難以維生

林二汶與盧凱彤組成的 at 17 是深受二〇〇〇世代真假文青喜愛的小清新組合。二〇一〇年兩人宣告暫時分拆上市,各自闖蕩。這些年來,盧凱彤由跟在陳奕迅背後跑遍地球的結他手,彈到台灣金曲獎台上,推出了四張大碟兩張EP三張單曲碟,還出了櫃結了婚醫好了躁鬱症;林二汶從躲在幕後替廣告配音,到自信滿滿身影和聲音都遍及報章雜誌電台電視台電影院百足咁多爪,做出四張大碟一張EP再加一張電影配樂專輯。兩人都總算創出一番成績,成為獨當一面的音樂人。但當初說好了兩年就再聚的承諾卻一直沒有兌現。

直至二〇一七年。一月,兩人首次合體發表翻唱單曲《迷戀》,為【達明一代】合輯出一分力。九月,推出全新單曲《 Girls Girls Girls 》。

十月,林二汶在訪問中坦然披露 at 17 當初分開發展的原因,「最主要,是因為搵唔到錢。」音樂風格令兩人漸行漸遠是事實,但更重要的原來只是尋求生存。當我們以為無人識的歌手才會搵唔到錢,原來那時候年年踏足頒獎台的 at 17 也一樣無錢開飯,流行音樂已不能為歌手帶來足夠生存的收入,尤其是所有收入都要攤分的組合。

十二月,兩個女生終於跳住叫住踏足伊館,舉行演唱會。那三個夜晚,無論台上台下,青春回憶翻晒嚟。

二〇一八年一月一日, at 17 在 903 頒獎台上獲得了第一首叱咤十大。

重聚了的 at 17 接下來會何去何從?尚在樂壇浮沉的一眾樂團和組合,你們又是否已找到生存之道?



頒獎禮沒落 勁歌合併男女歌星獎

頒獎禮曾是全城關注的樂壇盛事。但在樂壇碎片化的今天,每個頒獎禮猶如各自獨立無關聯的平行世界。

二〇一七,叱咤三十週年,中文金曲四十週年,兩台都安排了巨星駕臨表演,引發觀眾瘋狂讚好,卻難為一眾得獎的新生代歌手淪為陪襯。若在理應嘉許當下傑出表現者的現場,主辦方以加倍的力氣和心思懷舊回顧,懶理展望,如何能為明日製造樂壇回憶?

樂壇眾生還未找到有效捧新人上位的良方,頒獎禮仍然有其存在價值。當萬年女金宣布今年小休,缺席四大頒獎禮,一眾蟄伏多年女聲終像春回大地般齊齊發力,密密做好歌。二〇一七年的女歌手都交出漂亮成績表,最終好歌有好報獲頒女歌手獎的包括方皓玟衛蘭王菀之Gin Lee 李幸倪鄭欣宜

因應容祖兒事先張揚的缺席, TVB 【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竟移船就磡,將曾具時代意義的「最受歡迎男/女歌星」獎合併成不分性別的「最受歡迎歌星」獎,親手葬送維持了三十三年的獎項傳統,也不讓另一位女歌手封后。合併了的獎項最終頒予現場最資深的李克勤,同台競逐的另外四位歌手年資全加起來也不及他的三分之二,網民因而譏笑他為需要關愛的「樂壇馮檢基」。二〇一七,出道三十年的李克勤獨步四大頒獎禮,囊括勁歌金曲金獎、勁爆年度歌手,以及首次獲得的叱咤樂壇男歌手金獎,差一點點大滿貫──如果香港電台沒有將全球華人至尊金曲、最優秀流行男歌手等三個大獎頒給陳奕迅的話。



無證開騷 英樂隊 TTNG 演出期間被捕

獨立搖滾樂隊 TTNG 原名 This Town Needs Guns ,二〇〇四年組成於英國牛津,二〇〇八年推出首張大碟後轉戰美國,簽約到當地獨立廠牌 Sargent House 旗下。二〇一一年樂隊重組成現時的三人班底 Henry Tremain 、 Tim Collis 和 Chris Collis ,先後出版兩張大碟。 Mylets 原名 Henry Kohen ,是美國獨立音樂人,二〇一六年起擔任 TTNG 巡演時的低音結他手。

五月, TTNG feat. Mylets 獲邀在香港獨立音樂界殿堂 Hidden Agenda ( HA )舉行音樂會。香港入境事務處派員喬裝觀眾混進現場後中斷演出,指四位表演者欠缺工作簽證、 HA 涉嫌聘用黑市勞工,欲扣留相關人士。雙方爭辯時發生衝突,有入境處職員聲稱受傷報警,三十名警員攜同防暴裝備及警犬到場,拘捕 HA 負責人、一名職員及一名觀眾,分別控告他們教唆他人違反逗留條件、襲擊公職人員及妨害公務等罪名。

TTNG feat. Mylets 於演出期間遭入境處帶走扣查一事「柒」出國際,英語傳媒質疑香港政府打壓表演者。四人其後雖獲准保釋候查,但必須於六月初回港報到。樂隊在籌款網站籌措旅費,支持者眾,不足一日已籌得逾五萬港元。

二〇一八年一月, TTNG 在 Facebook 專頁宣佈,香港政府已撤銷對四人的所有指控



難敵政府持續打壓 Hidden Agenda 第四代結業

有「獨立音樂界紅館」之稱的 Hidden Agenda ( HA )創立於二〇〇九年,是香港著名 live house ,二〇一〇年曾獲香港文化資訊雜誌《 Time Out 》評選為本地最佳演出場地。 HA 近年不斷受到政府打壓,並多次因為業主被地政總署釘契而被逼遷。二〇一六年, HA 遷到牛頭角開設第四代場地,嘗試兼營 cafe ,努力爭取生存空間。

二〇一七年三月,食物環境衛生署人員到 HA 「放蛇」,指負責人涉嫌違規經營。五月七日晚上,輪到入境事務處人員到 HA 放蛇,並因懷疑有人「違法演出」及「欠工作簽證」而將相關人員扣留。兩日後, HA 在 Facebook 專頁解釋相關指控和工作簽證問題,強調在政府現行政策下只剩餘很渺茫的生存機會。

十月十四日, HA 在專頁上宣布,由於政府新政策仍未能為工廠大廈使用者帶來新局面,決定於月底向業主交還單位,並附上一張「裝香」照片和寫上「安息」,意味着「第四代 HA 」的終結。

有關娛樂牌照申請之困難、 HA 在夾縫中生存的故事,曾一度成為城中熱話。事件不僅受到香港媒體的關注,連英國廣播公司亦有報道。「第四代 HA 」的終結,不僅僅是獨立音樂人少了一個表演地方那麼簡單,而是令很多樂隊少了一個重要的培育場所。此事件影響深遠,已經超出 indie 界、音樂界、或是娛樂產業的範疇,因為它對工廈的活化方向、文化創意產業發展、乃至香港的形象,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文: 田中小百合快樂的


 – 香港樂評選 ‘ 2017 –
– | 入圍名單 | 得獎名單 | – 
– | 十大樂事 | 十碟推薦 | 十樂推薦 |-

facebook
contact@hkmc2.com


二○一七,社會繼續低氣壓,香港樂壇也繼續碎片化。即使好音樂在網絡世界遍地開花,能跳出網絡進佔大眾視線和耳朵的樂壇大事卻寥寥無幾。若你對本地音樂還有情意結,或許可以從認知以下事件開始。

Posted by 香港樂評 HKMC² on Saturday, 27 January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