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樂評年度十大香港樂壇事件 2016

回首政治選舉頻仍的一六,香港樂壇算是靜得過份。
純音樂,如果你一心來看周柏豪與岑晉晴的戀情,我理解你的失望。


暌遺五年再踏紅館  張學友23場個唱獨佔紅館一個月

開23場容納近28萬觀眾,卻依然一票難求。張學友暌遺五年再踏紅館魅力不減,也是事隔21年後再次踩上四面台演唱。「A CLASSIC TOUR 學友.經典世界巡迴演唱會」 於中、港、台、柬南亞巡唱,暫時學友檔期已排到17年下半年。年中學友在演唱會記招中表示:「能做演唱會,能在臺上為大家唱歌跳舞表演,非常感恩,因為這是我最愛做的事情」。



《Side, Angle, Side》、《雞,全部都係雞》無厘頭爆紅

當唱片公司千方百計在計算如何打造流行時,有些爆紅總是無厘頭地發生。日本洗腦作《PPAP》紅上US Billboard,四月在香港也有中學老師將七十年代的 《Fly Robin Fly》重新包裝成《Side-Angle-Side》,讓學生一輩子都記得如何證明全等三角形。及後八月又有巴打「秋風掃落葉」將《夢中的婚禮》套上《雞,全部都係雞》,僅半日就遭到瘋傳。潮流有時真的無從觸摸,這是一個你也可以在半日間創造潮流的年代。


劇集歌曲復興潮  TVB、viuTV 各有市場

亞視不再永恆,viuTV 開台,開啟電視競爭的新局面。viuTV的首部自拍劇【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綠豆】頗為著重使用音樂襯托劇情,黃劍文、趙學而的綠豆三部曲,《我們的》、《尋找消失的過去》、《其實怕選擇》傳唱度理想,與劇集人氣相輔相承。TVB則慣性與星夢娛樂合作,承接著【城寨英雄】的氣勢,陳展鵬與胡定欣合唱的《從未知道你最好》在YouTube錄得破百萬點,而其他劇集主題曲,吳若希、鄭俊弘、胡鴻鈞、何雁詩等星夢幫包辦,並獲得勁歌金曲優秀選加持,TVB一條龍產業自成一國。


網絡廿三條議案抽起 立法會審議階段暫緩

2015年12月上旬,網絡廿三條《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恢復審議,在社會對「戲仿作品」是否構成侵權的極大擔憂下,個別議員發動近三個月的「拉布」逼使政府於三月將議案調到立法會排程的最後。2015年12月,梁振英透過社過媒體發放一段多人翻唱《喜歡你》的片段,被懷疑條例通過後此行為會否犯法。多名業界人士包括林夕、黃偉文、周博賢、梁栢堅表示歡迎大家改編其作品,及明言反對版權修訂條例。


吳業坤新人姿態奪得叱咤我最喜愛男歌手

不按章法出牌,一首《原來她不夠愛我》為坤哥帶來高人氣,更使他以新人姿態摘下2015年度「叱咤我最喜愛男歌手」。吳業坤2010年於歌唱比賽《超級巨聲》初出茅廬,一直被大台大器小用,苦守五年加入星娛樂,出道半年便憑率直、傻氣、「偽毒」形象挾著高人氣一反常態取得我最喜愛獎項。叱咤我最喜愛獎項機制由聽眾一人一票選出,坤哥的彈出與過往歌手要花數年時間累積高人氣方能奪得我最喜愛獎項有所不同。是聽眾求變心重,對新聲音有所渴求,還是純粹運氣的霎眼嬌?


wow+flutter 本地薑音樂節開唱

2008年起,Clockenflap 開辦以來,可說是香港最重要的國際音樂及藝術節之一。wow+flutter 本地薑音樂節則是第一年開辦,定位本土,所有參與的音樂單位都是香港歌手的列陣。雖然2016整個香港樂壇較為滯靜,在wow+flutter 本地薑音樂節及銀礦灣沙灘音樂節兩大本地音樂節的帶動下,獨立歌手及樂隊的製作及亮相率較往年活躍,整體獨立歌手及樂隊產量亦有所回升。


香港歌手北上參賽潮未止   容祖兒、李克勤、許志安、側田參與

繼年初容祖兒、李克勤參加湖南衛視《我是歌手》,許志安、側田也分別參與東方衛視《中國之星》、江蘇衛視《蒙面唱將猜猜猜》。歌手露面內地歌唱競賽單元一向被香港聽眾咎病,被評以滿足內地聽眾、過份煽情滿足節目效果多於著重歌曲本身。惟這年部份歌手北上的態度有明顯調整,滲入宣傳廣東歌為其中目標,感覺沒有在北上未歸移民太空的歌手離地。上述四位歌手們均分別在節目中分別表述選唱廣東歌的原因,當中包括容祖兒的《煞科》、李克勤的《單車》、許志安《怎麼捨得你》、側田《追》等等。到底這舉措是促成兩地樂壇一體化的災難,還是戰略擴充正在萎縮的香港樂壇版圖?


何韻詩Lancôme音樂會因政治因素取消

法國護膚品品牌Lancôme公布邀請何韻詩合辦小型音樂會後疑受到內地網民和媒體壓力,發出聲明重申何韻詩並非代言人,其後更單方面取消音樂。香港市民發起罷用Lancôme,何韻詩本人亦發出嚴正聲明抗議,結果引來國際媒體關注。其後在其十月個唱,何韻詩以「集體獨家贊助」經營,以中小企小額贊助演唱會,改變過往香港演唱會的贊助模式。歌手的政治取態因香港政局局勢而變得尷尬,尤其雨傘革命後社會撕裂使藝人作為KOL,在守護自己價值觀與立足主流唱片公司或尋找贊助商變得對立。


黎明中環4D Live未符消防要求  首場取消

四月,黎明在中環海濱舉辦八場4D演唱,並搭建了一個「巨型全天候恒溫帳篷」。原定首場個唱持票者於六時入場,然而負責審批「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的食環署於五時四十三分公布,由於主辦單位未能遵辦消防安全規定,該署未能發出臨時牌照。黎明隨即拍片向觀眾致歉,並願意承擔取消個唱責任。在更換布幕後,演唱會翌日場次如常舉行。



Hidden Agenda三遷  打不死轉營Cafe

西九文化區臨海地皮,剎那間可以由大型表演場地變成A貨故宮博物館,區區一間Hidden Agenda被迫結業,坐在政府辦公室的諸位又怎會放在眼內?工廈存在安全隱患,取締違規場所並非毫無理據,但運用權力打擊過後,當權者又提出過哪些政策支援文化產業?Busking在港近年越來越普遍,除了因為buskers喜愛對群眾演出,也因為歌手及樂團租不起band房,亦苦無表演場地。

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政府日復日表明支持音樂及文化創意產業,但施政卻反其道而行,香港是否只容得下busking及紅館級歌手? 或許,我們應當慶幸四年前無成立文化局,否則對業界影響更深。但願HA及其他music stage/bar永久長存,為香港的音樂多留一線空間。


文:chikin@ch!sin| Chunky@Music Picks


 – 香港樂評選系列 ‘ 2016 –
– | 入圍名單  |  得獎名單 | – 
– | 十大樂事  |  十碟推薦  |  十樂推薦  | –

facebook
contact@hkmc2.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AlphaOmega Captcha Classica  –  Enter Security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