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二〇。評審自選年度遺珠

二〇二〇 評審自選年度遺珠


在最壞時代,有最多好音樂。

雖失落提名,未能入圍,但評審認為不能忽視,
絕對推薦你聽的好音樂,是為年度遺珠之選。


Holf Yuen 自選年度遺珠

謝雅兒《不想回家》

謝雅兒是從翻唱曲和live認識而期待多時的一把好女聲,今年正式出道的她除了聲線甜美而溫暖,更能以善良的角度地帶出一些現實而重要的題目;《不能回家》以紀念年輕勇敢卻生命短暫的女生作為出道第一曲,堪稱良心音樂圈之典範。祝她在台灣發展順利。


Issac @ 私家音樂 自選年度遺珠

陳健安《廢學》

2020年陳健安在家做beat,以「廢」為主題,建構了神秘慵懶的氛圍。整首歌徘徊於低音部份,安仔vocal很生動唱出「廢」,最後ad-lib唱成古怪咒語更配合「族長」角色。Oscar將「閂」、「嗌」、「攤瞓碌」、「捵」、「吽」等日常用語都入了詞,相當搞鬼。學安仔話齋,「廢中有發」,只要好好沉澱、梳理,就可從中學習,發現自己的新能力。


Chucky @ Music Picks 自選年度遺珠

SENZA A Cappella《我一伸手抱住我》

旋律帶點苦情,歌詞是絕望中努力尋回自我。SENZA幾位成員的聲線無助又無奈,在自我對話中找救贖。

過去一年,很多日子讓人憤怒、沮喪,甚至抖不過氣來。青春也許顛簸,但命很長,總有未來。能夠扶起自己的,最後還是自己,《我一伸手抱住我》是傷痛中成長的人生必修課。


博比 自選年度遺珠

Kimberly Road Union 【金巴道理農場】

承襲首張唱片的暴烈人工「噪」音,是次闖進有機自然的農場,與鳥鳴、流水、女聲、木結他、詩人獨白的輕柔相撞撃並混和。兩種甚至多元風格的「聯合」,既保留又突出個別單位的獨特性,同時又起了情緒的中介作用,不致陷進強烈的自我沉溺漩渦裡。

刺耳雜音中見寧謐,和諧安舒裡又有不甘,彼此互為補足而非對峙。也許這就是熱鬧的城市(金巴利道)與悠揚的郊外(嘉道理農場)結合的怪胎,卻又很符合2020年香港人不再聚集街頭,都湧到遠足去的例外狀態。金巴利所傳揚的「道路、真理與生命」信仰,大抵就是無定向間歇性機能失調卻不喪心病狂,容讓不拘一格的自由靈魂於此處眾聲喧嘩。


鍾一匡 自選年度遺珠

Patrick Lui Jazz Orchestra 【Sonder】

今年是雷柏熹的豐收年,先有他為RubberBand炮製的年度天碟【i】,然後推出自己自資的爵士大樂隊(Big Band)專輯【Sonder】,並遠赴美國紐約錄音,找來國際級樂手如小號手Alex Sipiagin及色士風手Tim Armacost等演奏,及邀請大師Mike Marciano為大碟進行錄音、混音,誠意可嘉。

大碟歌曲十分動聽,很有雷柏熹風格,即歌曲的主旋律和counterpoints都寫得相當細緻。其中《Without a Song》是筆者的最愛。【Sonder】是香港開埠以來首張華人主導的Big Band大碟,而且雷先生堅持只出黑膠,值得推介。


編輯及設計:快樂的


 – 香港樂評選 ‘ 2020 –
– | 入圍名單 | 得獎名單 | –
– | 年度事件 | 唱片列表 | 遺珠之選 | 十碟推薦 | 十樂推薦 | –

facebook | instagram
contact@hkmc2.com